学术研究
学习在线>>泉州社科
德化岱仙瀑布
“天堂瀑布”奇观
刺桐公园荷花夜景
东湖拾零
泉州森林公园完工 4景区30多处主要节点
泉州文化旅游节开幕 首日项目签订总额超30亿
泉州五星级酒店将增至7家
“海西生态健康游”10月10日在永春开幕
民俗节庆+便捷交通 为黄金周旅游“加分”
我市旅游现新特点 散客自驾首超组团游客
德化立足自然风光 挖掘旅游资源
德化县国宝乡云龙谷景区国庆起对外开放
安溪农耕文化园申请文化旅游商标
国庆迎接八方游客 "老景区"注入新看点
长假出行有“指南” 交警提前报路况
自驾车“精致”游 一天内观山望海
记者体验整修后的清源山步游道
精彩本地游 “山”“海”“文”俱全
 
 
九日山祈风——古代的航海节
2010-10-25 10:57:21                          来源: 《闽南》2010年第3期(总第17期)

    丰州是闽南文化的发祥地,早在新石器时期,就有人类居住,到晋朝已成为闽南政治经济文化的中心。闽南最早的县设于丰州,闽南最早的佛教寺院延福寺也在九日山。历史文化名城泉州以海外交通发达著称于世,泉州最早与外国通商的港口梁安港,就在今天的丰州。第一个到泉州的外国人印度僧人拘那罗陀,南朝时到延福寺弘传佛教并翻译《金刚经》。

    宋元时期,泉州海外交通兴盛发达,朝廷重视发展海外贸易,泉州市舶司官员和地方军政官员在九日山昭惠庙举行祈风典礼,向海神通远王祈求海舶顺风平安,仪式隆重。南宋李邴《水陆堂记》记述九日山祈风祭典的盛况云:“每岁之春冬,商贾于南海暨番夷者,必祈谢于此。……车马之迹盈其庭,水陆之物充其俎,戕物命不知其几百数焉。已而散胙饮福,觞豆杂进,喧呼狼藉。”[1]九日山祈风典礼就是古代的航海节。

    九日山现存全国唯一的祈风石刻十方,是研究宋代祈风制度的珍贵资料。

    一、古代对季风的利用

    古代船舶在海上航行,主要靠风力的驱动,风与航海的关系至为密切。

    中国人很早就对风有认识,在殷商时代已能识别四个方位的风向。西汉时期,中国航海者已利用季风航海。《汉书》记载的三次远航,其日期、航向与季风的利用有密切的关系。

    季风,又称信风。应邵《风俗通义》说:“五月梅风,江淮以为信风”。崔实《农家谚》将它称为“舶卓(舟旁)风”。舶卓(舟旁),航行之舟船。舶卓(舟旁)风即为航海所藉以驱动船舶的恒久风。

    三国以后,随着航海活动的增多,中国船员已能利用除顶风外各种不同方向的海风来驱动船舶的打偏与掉戗技术,能使“四帆不正前向,皆使斜移,相聚以取风吹,风后者激而相射,亦并得风力”。[2]

    隋唐时期,中国人对季风变化规律的认识与应用有了提高。唐人李肇《国史补》说:“江淮船溯流而上,待东北风,谓之信风。七八月有上信,三月有鸟信,五月有麦信”。在北起日本海,南至南海的中国沿海水域的航行中都能充分利用季风。

    宋元时期,季风在航海中的应用更加娴熟,利用西太平洋夏季吹东南到西南的偏南风,冬季刮东北到西北的偏北风,“北风航海南风回”,[3]“每遇冬讯北风发舶”、“夏汛南风回驶”。[4]去高丽“皆乘夏至后南风”,“去日以南风,归日以北风”;[5]去日本是夏与初秋,利用东海的西南季风,返航则是仲秋与晚春,以避开冬季强大北风的横波冲击,并利用较为温和的东北季风横越东海;去南洋“以十一月、十二月”发舶,“就北风”,“来以五月、六月,就南风”。[6]

    为祈求顺风和航海的安全,宋朝在各地举行祈风与祭海活动。

    二、九日山祈风

    祈风有不同的类型,有市舶司主持的官方祈风典礼,如泉州与广州。广州官方祈风是五月,其海神是丰隆神,祭祀典礼由兼任广州市舶司的长官广帅主持。

    为祈求顺风、航海平安,船员和商人在海南岛琼州贞利庙、广东澄海樟林港风伯庙、惠安大蚶庙、莆田祥应庙、莆田崎头乡罗仙庙、长乐演屿昭利庙、金门太武庙等举行民间祈风典礼,祈祷贞利侯、风神、罗隐、陈延晦、通远王等保佑。

    伊斯兰教徒在海上航行时祈祷真主保佑,或在谢赫阿布•伊斯哈格墓前祈祷,或到泉州灵山圣墓行香,或举行祈风等。

    广州怀圣寺是伊斯兰教建筑,宋代外国伊斯兰教徒在怀圣寺塔祈风,“每岁五六月,夷人率以五鼓登绝顶,呼佛号,以祈风信”。[7]

    泉州清净寺石砌墙上刻有阿拉伯文《古兰经》,其中有祈祷真主护佑海上航行的内容,如“难道你不知道吗?船舶在海中带着真主的恩惠而航行”,“当山岳般的波涛笼罩他们的时候,他们虔诚地祈祷真主”。这说明元代或元代以前,祈祷真主护佑航海者的仪式已是泉州清净寺内所举行的宗教仪式中的一项重要内容。[8]元代摩洛哥旅行家伊本•白图泰在游记中记载:他们在海上航行时遇到危险时,“我们向安拉祈祷”,“不久,安拉赐以顺风”。

    明朝伟大航海家郑和下西洋时,曾到泉州灵山圣墓行香,祈求圣灵庇佑,且立碑为记。碑记云:“钦差总兵太监郑和,前往西洋忽鲁谟斯等国公干。永乐十五年五月十六日于此行香,望灵圣庇佑。镇抚蒲和日记立”。

    澳门望人庙,又称风汛庙、风顺庙,西人称为老楞佐堂,为澳门最早的天主教堂之一,始建于1558年,供奉葡萄牙人的航海保护神老楞佐,是在澳门的天主教徒祈风的地方。印光任、张汝霖《澳门纪略》云:“西南则有风信庙,番舶既出,室人日跂其归,祈风信于此”。“其俗以行贾为业,……凡一舶货值巨万。家饶于财,辄自置舶。……计当返,则妇孺绕舍呼号,以祈南风。”廖赤麟《澳门竹枝词》亦云“郎趁哥斯万里间,计程应近此时还。望人庙外占风信,肠断遥天一发山。”[9]澳门望人庙为葡萄牙人向航海保护神老楞佐祈风,主要仪式是由妇孺绕庙“呼号”,以祈南风。

    祈风不仅祈求船舶顺风,商旅平安,而且用于战争,以求顺利。

    在宋金战争中,宋将李宝遣曹洋与裨将黄端“祷于石臼神祈风,夜漏将尽起碇,南风渐应,众喜,争奋。俄倾,薄敌船,鼓声震垒,金人失措。金帆皆以油缬为之舒张如锦绣,绵亘数里,忽为波涛卷骤一隅,窘蹙无复行次,船中有火起者,宝命人以火箭射之,著其油帆,烟焰随发,延烧数百艘”。[10]他们认为,这次打败金兵,是“神之助顺,为有功矣”,[11]也就是向石臼神祈风,助顺而打败金兵。

    宋代统治阶级重视祈风典礼,两知泉州的真德秀《祈风文》云:

    惟泉为州,所恃以足公私之用者,蕃舶也。舶之至时也不时者,风也。而能使风之从律而不愆者,神也。是以国有典祀,俾守土之臣一岁而再祷焉。呜呼!郡计之殚,至此极矣。……引领南望,日需其至,以宽倒悬之急者,惟此而矣。神其大彰厥灵,俾波涛晏清,舳舻安行,顺风扬飘,一日千里,毕至而无梗焉,是则吏与民之大愿也。谨顿首以请。[12]

    九日山祈风石刻中最早为南宋淳熙元年(1174年)虞仲房石刻。祈风石刻中“修故事”、“遵故事”、“遵令典”、“遵彝典”、“修岁祀”,说明祈风典礼为南宋以前的常典。《闽书》卷8《方域志》载:陈益“熙宁间,西夏有警,诏求勇敢士,郡守辟益为巡辖官。元丰间,从守祈风,目睹庙之灵,誓舍身为佐,遂值仗立化。僧泥益躯,别祠奉焉。”这是目前所见泉州祈风的最早记载。

    宋朝祈风的日期为每年夏冬两次。夏季刮南风,商船从南蕃归航,祈风时间泉州为四月。冬季刮北风,商舶顺风南下,祈风时间为十月、十一月或十二月。宋人林之奇说:“夫祭有祈焉、有报焉。祈也者,所以先神而致其祷;报也者,所以后神而答其赐,祈不可以为报,而报不可以为祈,自古然也。而舶事之岁举,事祀典于神则异乎,是于夏之祈,有冬之报;于冬之祈,有夏之报。”[13]一年两次祈风如其所述为夏祈冬报,冬祈夏报。

    九日山祈风的地点,或笼统称祈风于“此山”(赵希宅[忄旁]石刻);“延福寺”(方澄孙石刻);或祈风于“延福寺通远祠下”(虞仲房石刻);“通远王庙”(林枅石刻);“延福寺通远善利广福王祠下”(司马伋石刻);“昭惠庙”(倪思石刻、谢埴石刻);昭惠祠(章梾石刻)。总之,祈风的地点为九日山延福寺之通远王祠(昭惠庙)。

    关于海神通远王,《闽书抄•方外志》云:“神永春乐山隐士也。居台峰,后仙去,著灵响,人祠之,呼翁爹。唐咸通中,山僧欲建寺,求材乐山,遇一翁白须指其处,得杞、楠,梦许护送,一夕材乘潮下,众神之,作灵岳祠,名殿神运。宋封通远王,赐额昭惠。嘉祐中,泉大旱,守蔡忠惠祷雨辄应,奏加封善利王,寻加号广福、显济。”故石刻中有通远王祠、昭惠庙、通远善利广福王祠之称。

    九日山祈风典礼是由市舶司官员主持的官方祈风典礼,祭祀海神通远王。民间举行的祈风典礼在各地举行,祭祀的神祇各地不同。

    参加九日山祈风典礼的市舶司官员有:市舶司提举:虞仲房、林邵、胡长卿、余茂实。提舶寺丞刘克逊,舶幙赵崇盀,权舶幹卢文郁,监舶李宏模,提举集(纟旁)事王肃(木旁)。

    参加祈风典礼的地方军政长官有郡守:司马伋、林枅、倪思、章梾、颜颐仲、赵师耕、谢埴、方澄孙。通判:折知刚、朱曾、戴溪、林力行、卢同父、赵梦龙。节度推官钱箪。南外宗正司宗正:赵子涛、林公迵、赵不逷、赵师淯、赵希宅(忄旁)。南外睦宗院主管留元圭。泉州左翼统制韩俊、陈世才。泉州兵马总管纪智和。南安县令王彦广、薛季良、王广翁、陈梦发。晋江县令彭樵,安溪县令赵与官、安溪县丞刘辉权。

    参加祈风典礼的官员,除石刻记载外,还有北宋元丰间郡守陈偁,辖官陈益,南宋乾道间(1168年)起知泉州的王十朋。他参加祈风典礼,写《提举延福祈风道中有作次韵》诗云:

    雨初欲乞下俄沛,风不待祈来已薰。

    瑞气遥看腾紫帽,丰年行见割黄云。

    大商航海蹈万死,远物输官被八垠。

    赖有舶台贤使者,端能薄敛体吾君。

    林之奇,侯官人,字少颖,号拙斋,绍兴二十一年(1151年)进士,“由宗正承,提调闽舶参帅议,作《祈风舶司祭文》。真德秀,浦城人,字景元,号西山。庆元五年(1199年)进士,嘉定十年(1217年)知泉州,绍定中(1228~1233年)再知泉州,作《祈风文》。他们应系参加祈风典礼而作《祈风文》。

    祈风典礼是市舶司为蕃舶求顺风平安而举行的。蕃舶应包括外国来中国贸易的船舶和中国到海外贸易的船舶。外国商人和中国商人应参加这一典礼,但九日山祈风石刻中,不见他们的名字,这可能与中国传统的轻商思想有关。

    祈风的仪式,虽无明文,但《宋史》云:“州县祭社稷,奠文宣王,祈风、雨,并如小祀。”[14]小祀的仪式如酺神之祀;若外州者即略依萦礼。其仪注“先择便方除地,设劳绩为位。营缵谓立表施绳以代坛。其致斋、行礼、器物,并如小祀。先祭一日致斋,祭日设神,坐内向,用尊及笾一、豆一,实以酒酺,设位于坐左。又设罍洗及篚,于酒尊之左。俱内向。执事者位于其后,皆以近神为止。荐神用白币一丈八尺在篚。将祭,赞礼官拜。就盥洗讫,进至神座前奠爵,读祝,再拜,退而瘞币。”[15]祈风典礼的仪式与此差不多。

    祈风典礼结束后,“散昨饮福,觞豆杂进,喧呼狼藉”。虽然有绍兴四年(1134年)慧邃禅师作水陆堂于延福寺之左,“自是凡祈谢于此者,其牲饔牢饱蒿之费,易之为‘水陆会’,救物命,岁不知几千万。”[16]但事实上祈风典礼后之“饮福”并没有因慧邃禅师设“水陆会”而废止。淳祐三年(1243年)颜颐仲祈风石刻就有“礼成饮福”的记载。

    参加祈风典礼的官员在酒足饭饱后,游览九日山名胜,或游憇于怀古堂,谒姜公墓,游莲花峰,登山瞻石佛,访隐君亭,待潮泛舟而归。

    三、九日山祈风石刻是研究中国海外交通史的重要课题

    泉州港是宋朝对外贸易的重要港口,为了更好地发展海外贸易,泉州市舶司与地方官员在九日山举行祈风典礼。对祈风问题的研究,是研究中国海外交通史的重要课题。中外学者研究取得丰硕成果。吴文良、刘铬恕、方豪、宋晞、陈泗东、林文明、黄柏龄、吴幼雄、庄景辉、陈达生、李玉昆、日本学者佐久间博正、土肥祐子等都有精辟的论述。

    吴文良先生是我国研究海外交通史的著名学者,对九日山摩崖石刻的研究倾注了心力。上世纪50年代,亲临九日山抄录、校对、考证、研究九日山摩崖石刻,其研究成果《泉州九日山摩崖石刻》发表于《文物》1962年第11期。1964年写出《九日山摩崖石刻考证》一书(油印本)。中国社会科学院副院长、考古研究所所长夏鼐先生称赞吴文良先生研究九日山摩崖石刻的成果填补了泉州海外交通史的空白,也是对中国海外交通史和“海上丝绸之路”研究的一大贡献。

    方豪先生是研究中西交通史的著名学者,1949年到台湾后,研究方向由中西交通史转向宋史研究的第一篇论文——《宋泉州等地之祈风》(《台大文史哲学报》第3期1951年12月)方豪自述云:“念余之以继中西交通史又兼治宋史者,固由于宋代造船之术独步全球;指南针之用于航海,亦始于宋;宋与阿拉伯间之交通空前发达;泉州更有世界最大海港之称等等。”李东华先生说《宋泉州等地之祈风》“虽然是研究宋代泉州祈风问题,但宋代泉州的祈风问题是因海外交通而起,因此也是一篇兼跨中国海外交通史的论文”。梁庚尧《方杰人师对宋史研究的贡献》说:“方老师对于宋史发生研究的兴趣,是从中西交通史引生出来的,由于宋代中外海上交通的发达,使他注意到宋代的社会和文化。他第一篇有关宋史的论文《宋泉州等地之祈风》,便代表了这一个由中西交通史转入宋史的过程。泉州是宋代对外贸易的大港,大食回教商来此经商者尤其多,方老师根据方志、文集的资料,并配合以宋旭轩先生在南安县九日山实地抄录的祈风石刻,考订出此一妈祖信仰盛行以前东南沿海航海者的宗教习俗。祈风一年两次,上半年多在阴历四月,下半年多在十一月,市舶官员与地方官员均出席参加,地点在九日山的通远王庙,至于泉州的大食回教商人,则另有祈风之处所。除泉州以外,方老师又发现广州、琼州两地也有同样习俗。这篇研究,从文化来阐释宋代的经济发展,说明了季风对当时航海的重要性,也说明了宋代政府对于海外贸易的重视,更重要的是说明了当时航海者敢于冒险犯难远渡重洋的心理原因。”[17]对方豪研究九日山祈风的评价是正确的。

    宋晞,曾任教于海疆大学,亲临九日山抄录石刻。到台湾后,发表《宋泉州南安九日山石刻之研究》(《学术季刊》第3卷第4期,1955年6月)。方豪《宋泉州等地之祈风》,以宋晞所录石刻文字校正陈棨仁《闽中金石略》,陈衍《福建通志》的错误。

    黄柏龄,九日山下金鸡村人,1975年春节,阔别二十余年后,重登九日山,出于对家乡山水的热爱,返沪后开始搜集资料,利用业余时间写成《九日山》一书,1979年由泉州海外交通史博物馆油印出版。嗣后,每次归故里,都一再重登九日山,考辨摩崖石刻,1983年将《九日山》改为《九日山志》,由晋江地区文化局和文管会出版。2006年,《九日山志》(修订本)由上海辞书出版社出版,补入新发现的摩崖石刻,校正旧版的错误。《九日山志》是泉州学研究的一大成果。

    日本学者佐久间博正《泉州南安县九日山的祈风——华人的海上交通与民间信仰的一事例》,《驹泽史学》36号(1987年),研究九日山祈风是由官僚主持,灵岳祠的封号、赐额,祈风的仪礼。土肥祐子《宋代的泉州贸易与宗室》,《中鸠敏先生古稀纪念论集》(1961年),《〈诸蕃志〉的著者赵汝适》,《南岛史学》第36号(1990年),研究祈风与宗室,祈风石刻赵汝适的疑问等问题。

    九日山祈风石刻是海上丝绸之路的重要文物。1991年2月,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海上丝绸之路考察团登临九日山考察祈风石刻、并用中英文勒石纪念。文云:

    在九日山最后一次祈风仪典之后七百余年,我们,来自非洲、美洲、亚洲和欧洲的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海上丝绸之路”国际考察队员,乘坐阿曼苏丹提供的“和平号”考察船来到这里。作为朝圣者,我们既重温这古老的祈祷,也带来了各国人民和平的信息,这也正是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丝绸之路——对话之路”综合研究项目的最终目标。为此,特留下这方象征友谊与对话的石刻。

    海上丝绸之路国际考察队

    一九九一年三月十六日

    泉州市文物管理委员会勒石

    近年来对九日山的研究更加深入,向纵深发展,成果斐然。黄柏龄教授主编《九日山文化丛书》出版5种,九日山祈风文化研究会主编《九日山祈风文化丛书》出版10种。

    注释:

    [1]乾隆《泉州府志》卷7,《山川》。

    [2]万震:《南州异物志》。

    [3]王十朋:《提舶生日》,《宋王忠文公文集》卷31。

    [4]《通制条格》卷18,《关市•市舶》。

    [5]徐兢:《宣和奉使高丽图经》。

    [6]朱彧:《萍州可谈》卷2。

    [7]方信孺:《南海百咏》。

    [8]陈达生:《宋元时期泉州穆斯林祈风祭海之踪迹》,《海交史研究》1986年第1期。

    [9]章文钦:《澳门与中华历史文化》,澳门基金会出版1995年,第188页。

    [10]《宋史》卷102,《礼志五》。

    [11]《续资治通鉴》卷135。

    [12]真德秀:《西山先生真文忠公文集》卷5。

    [13]林之奇:《祈风舶司祭文》,《拙斋文集》卷19.

    [14]《宋史》卷98,《礼志一》。

    [15]《宋史》卷103,《礼志六》。

    [16]李邴:《水陆堂记》,乾隆《泉州府志》卷7《山川》。

    [17]李东华:《方豪先生年谱》,(台湾)2001年印行。

    (作者:李玉昆 泉州海外交通史博物馆)

 
【责任编辑: 李双幼 】
 
学习在线网站由中共泉州市委宣传部主办       泉州晚报社泉州网承办
联系电话:0595-22183334    22500137       投稿邮箱:xxzx22183334@163.com
泉州网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9 by www.qzwb.com all rights reserved